落花流水。

【授權翻譯】363天(SKAM)(Evak) 一發完

Jawnlock:

原作者:cuteandtwisted


Summary:



Even跟Isak要了每年生日以外的隨機的一天好給他驚喜。


又名:為何Even的簡訊裡會說是363天而不是364天。




漏呼過敏,請上AO3觀看


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1529369

两个被我拖入坑的女人。
全世界都要接受我的安利!!

自己出不了坑,就要拖别人入坑!!!!!

【荒川之主/大天狗】荒天不负 4/小5

#依旧傲娇荒川*机灵狗子

在我的文章里,狗子很主动。

#急刹车。😳

#请大家继续支持这可爱的两只吧👏🏻👏🏻👏🏻
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

肆。
岁月静好。

大天狗就这样在荒川河底生活了月余。
也不是对生活重新充满了希望什么的,有几次蚌精给他端来了药,他趁蚌精走后都会偷偷吐掉,只是每次都会被荒川发现,然后荒川都会来教训他一顿。
然后大天狗总会说:“我这躯体,不需要喝药。”
但最后总会把药给喝了。
这药倒真的挺有用,尽管大天狗还是会纠结纠结黑晴明的事,但是每次一纠结,体内气流上涌,他总会觉得自己的内力又恢复了一些。
没事的时候,他喜欢在河底晃悠,因为他喜欢听那些“虾兵蟹将”叫他“大天狗大人”,喜欢那些小咸鱼围着他游,更喜欢看鲤鱼精和河童斗嘴。每每此时,大天狗总觉得自己回到了爱宕山,大家都爱叫他“主子”。他想念起自己的祖母和母亲,那里和这里一样,有情味。
虽然,只要他在外面呆久了,荒川又会知道,派蚌精来请他回屋。确实,在河底游玩对他这只狗来说,有点累。
大天狗向来是个很骄傲的人,倒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寄人篱下了,或是别的什么原因,他每天作一作,总有人来管他,他像个小孩子,俨然成了这“荒川河底”的人。
大天狗竟然挺喜欢这种生活的。
虽然荒川和大天狗睡在同一间屋子,但荒川每天睡得比他晚,醒得比他早,偶尔端来水果会削苹果给他吃,除此之外,他们见的不多。除了,晚上,大天狗睡不着的时候,会偷偷走到荒川床前看他睡觉。荒川其实长得很好看,肤色很特别,每个脸颊上还有三道鱼纹。大天狗实在好奇,因为他发现,荒川其实是个很温暖的人,却总是要摆着张“生妖勿近”的冷冰冰的面孔。
有几次,他在逛河底的时候发现,荒川竟然会对一些小生物发起慈悲,而且观察非常仔细。他听见荒川对小水獭说:“这条鱼的尾翼有些变黑,怕是要不行。”大天狗瞪大了眼愣是没有看出来。结果,荒川竟然把这条鱼放在自己身边养。大天狗对荒川道:“不就是条咸鱼么!”荒川竟然很认真地说:“咸鱼也是鱼。”

荒川也经常帮鲤鱼精和河童调解纷争。大天狗看到鲤鱼精和河童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,荒川认真地看着他们,摇着折扇,轻皱眉头,那模样煞是可爱。大天狗经常想,荒川明明就是个大忙人,倒还有心思来管这等子事。
大天狗发现荒川起居很有规律,早上听报告,处理事务,下午巡视巡视河底,有时会来巡查虾兵蟹将的队伍,那些兵对他敬畏,却又亲切,想来是对他们的待遇都不错。个个倒也都训练有素。要管好这么大片流域确实很有难度。荒川最近有点忙,这个季节,因某些水段常会流向紊乱,有些海鱼会流窜到荒川流域来,荒川流域地势平缓,晚上退潮的时候,这些海鱼很容易搁浅。所以大天狗经常会听到荒川中气十足的嗓音穿过几里河底,叫道:“吞噬!”然后整个荒川府邸都会为之一震。水流翻滚着,涓涓朝另一边流去。鱼儿们回到大海。第一次的时候,大天狗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。
后来知道了原因,大天狗直夸荒川“有两下子。”然而荒川的脸上依旧看不出什么表情。
那天晚上,大天狗站在那里看着荒川熟睡,他依旧穿着那身衣服,袒露着的淡青色胸膛随着呼吸上下起伏。他站在那里看了很久,他突然觉得自己不是很想死了。

那日,蚌精为大天狗拿来珍珠粉,劝他一定要吃些下去。
大天狗竟然很爽快地答应了。
大天狗问蚌精:“你知道,你们家主子,喜欢什么吗?”
蚌精是个好助攻。她答:“我们主子喜欢妖。”
大天狗不知道蚌精为什么笑得很开心。
蚌精出门就觉得不对,这自己到底是不是个好助攻呢,真的还有待商榷,刚刚自己笑得太奇怪了。
果然,大天狗那天躺在床上,手撑脑袋,定定地看着荒川,问:“荒川,你喜欢什么?”
荒川答:“我并无喜好。”
大天狗道:“蚌精说你喜欢妖。”
荒川看向大天狗,他那姿势又是那么撩人!他脸一下子紫了,什么话也没说,摔门而出。
“……”大天狗坐正,心想,这果然是只直妖吗?

大天狗知道自己对荒川好像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感情,他想一直都能看见荒川。
那日,荒川来约他一起赏樱。
“今日是民间的赏樱节。”荒川道,“我来邀你一同前去。”
“你终于肯放我出去了呀!”大天狗邪魅一笑。
“在陆地上你应该是来去自如吧。”
岸边还是一派山清水秀的景色,只不过,樱花好像比之前开得更盛了。
荒川满意地望着四周欢腾的居民,嘴边带起一丝微笑。
大天狗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到陆地上来了,他大口吸着这里清新的空气,空气里是淡淡的樱花香。
他睁眼,眼前是沁人心脾的景色。
这里真的是他之前想要来寻死的地方吗?大天狗惊讶于这里的美丽。
二妖都没有说话。
一片樱花瓣缓缓飘落在了大天狗的头顶,他银色的头发微微闪着光。
荒川伸手,“你的头发上有片樱花瓣。”他们的身高差很舒服,荒川微一抬手刚好能碰到大天狗的头顶,他很自然地小心拿下花瓣,放在掌心。
大天狗看向水中的倒影。
是两个人,并肩而立。

“看!是荒川之主!”一个孩子指着荒川大叫。
人群都停了下来,朝荒川和大天狗看去。他们喧闹着朝荒川跑来,俯首。
大人们拉着孩子。人们跪伏在铺满樱花瓣的地上。
荒川突然有些手足无措。
一个孩子打破了平静,他拿着一支樱花枝,跑到荒川面前,道,“荒川大人,这个送给你。感谢你为我们治理这荒川流域。居民生活得很好,今年收成也不错。”
人群一下子跟着叫道:“谢谢!谢谢荒川大人!”
樱花枝上偶有樱花飘落,荒川微笑着收下,道:“大家都起身吧!我的心中只有这荒川,我身为荒川之主,当然要竭尽所能把它治理好!到无意照拂到了你们。”
大天狗觉得荒川又开始秀情商了。他轻轻碰了碰荒川的手臂道:“哈哈哈!荒川大人的意思是感谢大家配合他治理这荒川流域。今日是赏樱节,那大家就不要有顾虑!尽情赏樱吧!”
人群散开了,荒川看向大天狗,道:“你和我说的有差吗?”
“……”
大天狗环顾四周,道:“荒川,你真的把这里治理得很好。”
荒川毕竟很聪明,他抓住这个机会道:“是啊,你看这里的居民!安居乐业,每年有这么多节日。不仅有赏樱节,还有元旦、除夕、上灯节、情人节…每个节日还有好多活动。人间的景色也那么美,还有好多可以期待的。”
“哈哈哈哈。”大天狗笑了,他懂了荒川的用意,“真的,我现在挺开心的。”
“真的吗?”荒川期待地的看着他。
“嗯。但是,人间似乎只有这里是美丽的,你在这里创造了结界,平安城没有。”
“看来,你又要去追随你的大义了。”荒川心想,一个问题解决了,一个问题又来了。大天狗不想死了,但他要离开了。
“我去追随大义,你难道不开心吗?”大天狗眼睛直直盯着荒川。
“并没有。”荒川的眼神躲闪,“我是这荒川之主,心中只有这荒川…”
“对,你说你无意照拂他人。”大天狗打断了荒川,他真的想问,“那我是生是死于你何干?”
这句话,荒川又没法回答。
他气,气自己在大天狗面前总是哑口无言。
他用力地一拂袖,想,就算我想留下你,你会留吗?
他头也不回地朝前走了。
大天狗放仿佛看到荒川气得发紫的脸色,他竟然有点开心。看着荒川高大的背影,他蹦跳着追了上去。他现在不想想别的。只听他叫道:“荒川!等等我呀!”
(话外音:我真想把这幅景色画下来。论世人,无论是谁,看到他们在颗颗樱花树下这样一前一后地走着,都会想说,“还有比这更好的良辰美景吗? ”

没有。)


小伍。

那天赏樱回来,已经不早了,荒川便与大天狗一同就寝。
荒川洗完澡回来,发现大天狗许久不见的翅膀竟然张开了。荒川看了看,也没说什么,便翻身上床。
大天狗那晚想逗逗他。
大天狗见荒川没有说话,便道:“荒川,最后一战那日,我不知怎么跑着跑着就到了你的荒川流域。或许我们真的有缘!”
荒川那边依旧没有声音。
大天狗见状,悄悄把翅膀卡进床头的珊瑚里。“啊!”大天狗从床上坐了起来,惊叫着,“好痛啊!我的翅膀好像卡住了!”
“怎么回事?”荒川那边终于有了动静,他急切地站起来,快步走向大天狗床边。
见荒川那么心急,大天狗道:“我翅膀好像卡在珊瑚里了!你能弄出来吗?”
荒川俯身,他坚挺的胸膛刚好蹭过大天狗的脸颊。大天狗脸红了。
荒川轻柔地抚弄着大天狗的翅膀,道:“没事为什么要把翅膀张开。”
翅膀是大天狗最敏感的地方,最主要,抚弄他的人是荒川。
大天狗压抑着某些地方的悸动,柔声道:“这怎么能怪我。这翅膀这么多天没出来透过风了,突然就张开了。谁让你这弄的是珊瑚床!”
荒川弄完了大天狗的翅膀,他抬起身,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大天狗。他蓝紫色的眸子直勾勾的,此刻在大天狗看来简直就是魅惑。
大天狗再也忍耐不住了,他一把抓住荒川胸口的衣衩,荒川可能也是腿软,竟被他一下拽到了床上。
在大天狗的手接触到荒川胸口的一刹那,他觉得,荒川的皮肤真的好冷。他更想温暖他了。
大天狗作势要解他衣服。
荒川被大天狗这举动搞得有点惊讶,他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大天狗,热血上涌。
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膛里扑扑直跳,某些地方反应强烈。很久,没有这种感觉了。
只是,当大天狗粗鲁地解开了荒川的衣服,呈现出了荒川上身的整个完美身材后,荒川拍掉了大天狗的手,突然起身,重新披好半搭在他身上的衣服,道:“你做什么。”便又翻身上床了。
大天狗被他搞得很难受,他软了下来,收起翅膀。
房间突然安静。
大天狗道:“荒川,若我要去跟着晴明重整平安城,你会与我一同去吗?”
良久,只听荒川用低沉的声音道:“不会。”
大天狗躺下,翻身看向墙外。那里的海草依旧冒着气泡,仿佛永远事不关己。
大天狗又伤心了起来,但这次,是为了荒川。






【荒川之主/大天狗】荒天不负 3

#突然发现自己写着写着就开始抖机灵了,可能要往肉文发展

#就是想写些纯爱的东西,发现好难啊

#大义啊 大义什么的,狗子你咋就这么固执呢

#好喜欢这样傲娇的美颜荒川大叔啊

#哈哈哈哈哈啊哈哈,大家继续支持这对吧👏🏻👏🏻👏🏻
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

叁。
荒川之主

大天狗紧闭着双眼,此时跳入了荒川河底已临近阴界边缘的他好像返回了最最本真,因“寝宫”收了他,他身上已全干。银发,肤色近乎璞玉般吹弹可破的脸颊,纤长的睫毛,完美分布的五官,以及一身白色宽袖,偶有黑色花纹点缀的服装,大天狗就这样清澈地躺在荒川面前,他的黑色翅膀没有了之前的刺,还隐隐闪着光。翅膀在他两侧展开,他就像一个待被唤醒的神。他身上未被衣服遮盖的白皙肌肤上仍有残留的伤口,这些伤口于荒川来说特别刺眼。他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特别追求完美的人,但此时的荒川陡然升起了一股保护的欲望。
“主人,就是这妖,我觉得奇怪,这样一只大妖怎会跳下河底,便自作主张收了它。他的伤势,似乎还挺重。”说话的是一只小水獭。
“主人,他这对翅膀像极了大天狗啊!但是…”鲤鱼精大大的眼睛在大天狗身上打量了一番,“这脸…竟是完全不像!主人,您之前不是还和大天狗共事过吗?这是大天狗吗?”
听到“大天狗”三个字,周围的小妖一下子炸开了锅。“大天狗”的大名谁没听到过,但从来只是“只闻其名,未见其身”,但听说他面目极丑。
“之前的大天狗,我见过。”低沉的嗓音响起,在这“寝宫”里回响,显得颇具威严,荒川凝神看着大天狗,“但这,才是真正的大天狗。”
小妖们面面相觑。
“抬去内殿吧!”荒川一挥手,一群小鱼簇了过来,试图游到大天狗身下将他抬起,但可能他们从未对付过一只如此大的妖,有些吃力,有几只小鱼似乎重心不稳,还翻腾了几下。他们互相商量着,内疚的眼神不时往荒川看去。荒川见状,微一皱眉,道:“小心仔细着,切勿伤了他。”
他自己可能也觉得奇怪,原来的声若洪钟,现在竟突然轻柔了下来。
河童惊讶地看向鲤鱼精,鲤鱼精坏笑着给他使了个眼色。
荒川似乎感到了四周小妖们惊讶的神色,别扭地一转身,默默地走向内殿去了。

大天狗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珊瑚做的床上,旁边有海草、蚌壳吐着气泡。透明的墙外是融融生机,一群虾兵蟹将在操练着队伍,小鱼儿们游来游去。屋内还有一张床,一样是珊瑚做的,只是更为精致。
自己显然是在河底。
大天狗茫然地望着外面的景色,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幕,脑中突然闪出黑晴明的脸,他想起了最后一战,自己竟然还没死。
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穿着,竟是回到了遇到黑晴明之前,想是自己自杀失败吧。他想找找自己手上的伤口,竟然一处也找不到。
大天狗从床上坐了起来,站在墙前,凝神聚气,他感受到了体内气体的流动,自己竟然还有六七成内力。
这里到底是哪里?他看向墙外,外面的人似乎看不到他。
“你醒了。”
大天狗一惊,回头看到站在那里的荒川。
“荒川之主?”
“是我。”荒川之主走过来放下手中的药盘,坐在了一旁的珊瑚椅上。
大天狗一时过于惊讶,怔怔看着荒川之主,没有答话。
见大天狗不答,荒川拿起药杯走到大天狗面前,道:“吃药吧。”
他抬了抬眼,正对上大天狗的眸子,这么多天,荒川终于看到了大天狗的眸子,是淡灰色的。真的好看。
荒川感到自己淡青色的皮肤正因悸动而变成紫色,他紧张地把药剂递到大天狗面前,但因动作有些僵硬,一滴蓝色的药剂撒了出来,附在了大天狗的白色大褂上。
大天狗这才回过神来,道:“谢谢,不过这药,我不喝。”
荒川故作镇定地退回椅子上,叹了口气道:“你还是这么倔。”心里却想,你昏迷的时候,还不都是我喂你的。
大天狗低头,不语。
“这衣服,我等会会叫人帮你洗了。”荒川道。
大天狗突然闻到自己衣服上的海草香气,想是这么多天来衣服的换洗也全被荒川包了。
这么一想,大天狗突然觉得有些怪怪的。
“脱下吧。”荒川走到床边的橱前,“我给你一套我的。”
荒川从橱里拿出了一套淡紫色的服装,一回头,发现大天狗已上身赤裸地站在了荒川面前,下身只穿了一条内裤,某个地方若隐若现。荒川很想把那块布扯掉。
他不敢去看。
“不用脱裤子啊…”
“哦,我想要换一起换了嘛。”
虽然这几天荒川帮大天狗换衣服已经无数次看过了大天狗的身体,但这样一只活生生的狗子站在他面前,荒川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。
“我身上的伤都没了。”
“嗯…是鲤鱼精和蚌精的功劳。”荒川把衣服一丢,“快拿去换吧。”
在大天狗换衣服的时候,荒川静静地看着他美丽的背影,他知道大天狗心里还是想死,他一定要把他拉回来。
大天狗换好了衣服,这套衣服虽然不是很合身,对大天狗来说大了点,裤子也长了,但这颜色依旧把他衬得很好看。
大天狗道:“衣服不错,就是有点大了。”
“还行吗?”
“嗯。”大天狗觉得衣服的味道也很好闻,他浅浅一笑。
荒川觉得,这一刻美妙极了。
“主人…"是小水獭来了,他后面跟着一群小鱼托着大天狗的的面具。
“好,放下吧。”荒川小声道,“这衣服,拿去洗了。”
荒川小心地把面具放在门口,他并不想让大天狗看见。
“是。”小水獭退下。
“这面具……我当时丢在了河边。”大天狗还是看见了…
“哦…是的,我帮你找了回来。”荒川无奈,只好把面具拿进了屋。
“于我已无用了。”
“我一直想问的,这面具让你完全变了一个人。”
“是黑晴明让我带上了它。我一旦不服从他,他一念咒,我的头就会炸裂似的疼。”
荒川不语。
“这么久没见,你显然在这里开创了一片属于自己的世界。”大天狗看向墙外,“这里秩序井然,大家都听你的。我很为你开心。自从跟了黑晴明,我爱宕山也不回了。完全没了自己的世界。那时候我请你出山,前两次都没有回应。最后一次你出来了,你要我和你打,你记得吗?虽然我输了,你也跟我走了。后来你离开了,我那时候还很生气。但现在再想来,你始终是对的。”
荒川看出大天狗的情绪又开始低落下来,他忙道:“没什么对不对的。你一直有你要坚持的东西。你执着、坚忍,又技法高超。你只是觉得黑晴明就是你要追随的大义。这世上,无论是人还是妖,没有几个能做到像你这样。与你共事的时候,我很钦佩你。前两次我没有出来,是因为我一直心系这条荒川。后来,我也是被你感动。只是,这黑晴明的做事风格我实在不喜欢。于是,我又回到了荒川。”
“你为什么要救我,”大天狗又难过起来,“真的很感谢你救了我。但我跟了黑晴明又杀了黑晴明,我选错了我一生中认为最对的事,又亲手毁了它。我不知道怎么活下去。”
荒川看着大天狗,他此刻很想抓住大天狗的肩膀,对他说,我需要你,我可以照顾你!
但只听他说道:“你也看到了,你现在在这荒川河底。你以为你是怎么进来的?要不是我看到了你,打开了这里的结界,你怎么进得来?我是这里的主人,大家都听我的。你现在既然在这,就得听我的。饭也得吃,药也得喝,也得活下去!”荒川很生气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,他认真地看向大天狗淡灰色的眸子,道,“凡是跳到这荒川河底的,我不想让他死,他是没资格死的。”
不得不说,荒川生气的样子真的很迷人。
大天狗魔怔似的看着眼前的荒川,他竟然端起了面前的药,一口喝了下去。


【荒川之主/大天狗】荒天不负 1/2

#纯情

#纠结

#非肉
#可能有OOC
#傲娇荒川*一只要寻死的狗。爱死荒天这对啦,不过我只有狗子

#哈哈哈哈啊哈哈哈,打好预防针咯,下面欢迎支持。🐟😉

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🐟

壹。
最后一战。

这是最后一战了。
天空中翻滚着黑云,整个平安城都被黑暗笼罩着。近处房屋倾斜倒塌,毫无人息。是的,毫无人息,只有怪,妖怪。而自己到底是什么呢?是一只身负大义的妖?还是只是一只被利用的狗?大天狗望着黑晴明的背影,喘息着。他想,他不清楚。
一开始,是黑晴明教给他大义,教他要予以世界和平,只有他黑晴明。教他要用武力,教他要心狠手辣,告诉他现今的混乱是另一个晴明造成的。教他要先戴上面具,忘记以前的自己。现在他就是这样了,戴着面具站在这里。只不过不久前,他好像发现,黑晴明的大义只不过是要满足自己的贪欲罢了。就似现在这民不聊生的景,妖怪横行,称霸平安,这才是黑晴明想要的。而这,并不是他大天狗想要的。
他能感受到不远处微弱的妖气,是一群小妖在叽叽喳喳。他们在等待着这场战争的结果,好快点趋炎附势。有时候当一只小妖也挺好的,不是吗?大天狗想。常与怪物搏斗之人,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成为怪物。他叹息一口,既然是自己选择的,那就要撑下去。
身上数伤已令他精疲力竭。终于一阵风吹来,大天狗稳了稳身子,借着风力让自己身后的黑色羽翼再次变得如铁铸般坚毅。每个翅膀上各伸出了三跟尖刺,无论怎么看去,他和他的翅膀都像一道风骨,坚挺地站着,然而他自己知道,其实早已不堪一击。
对方的晴明又出击了。随着兔子的一个套环,鬼女红叶倒下了。“红叶!”酒吞童子疯也似的向红叶跑去。大天狗感到很惋惜,很聪明的一个女孩子,但可能也是爱错了人。大天狗望向对方阵营,先是一个气质完全不同的晴明,然后是山兔、巫蛊师,还有血量半满的黑白鬼使。而己方只剩下自己和一个悲痛欲绝的酒吞,还有奄奄一息的黑晴明。骄傲如大天狗,也竟然害怕了起来。
“对方的山兔好快。”大天狗对黑晴明说。黑晴明转头看向大天狗和他背后的翅膀:“我看不清你的表情”,他已经说不大动话了,“你害怕吗?”
大天狗不禁呆住,没想到黑晴明会这么问。他一直觉得黑晴明和他一样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,及富有野心,他对此也很是钦慕,所以才甘愿被他收入麾下,为他戴上面具。没想到,他也是怕死的。
然而,来不及多想。巫蛊师一个大招过来,黑晴明血量又去了好多。
“……晴明!”
黑晴明挥挥手示意大天狗不要说话,自己转而说道:“羽刃暴风吧!”
“好。”
大天狗挥舞起翅膀,双手交叠放在胸前,然而不知怎的,竟使不上力,原本要召唤的风暴没有来,眼前却出现了一个女人。她邪魅地笑着,只摆了摆手,似乎都不用使什么力,就让大天狗手中只凝成了一股风刃,径直朝黑晴明挥去。
说时迟那时快,黑晴明倒下了。
大天狗这才意识到,自己中了魅妖了。
“可恶!”
大天狗扑将了过去,却只看到了黑晴明那双眼睛。他把眼睛睁得很大,倒也没什么愤怒。
黑晴明消失了。
大天狗跪倒了下来,双手扶地,他看向黑晴明消失的位置和一旁重伤的酒吞,只听到对面的晴明说:“收手吧。黑晴明已死,不要杀了他们。”


贰。
命定之人。

大天狗狂奔向河边,悲伤与绝望席卷着他。
他的整个认知世界崩塌了。
黑晴明败了,自己是不是也该死了呢。
他深知,在这个世界上,任何流逝的时间都不会令他死亡,这一点点上加的年龄只是个无味的数字。“呵呵”,看着自己水中的倒影,他冷笑着,“大天狗啊大天狗,活了这么久了,竟是这样收场。”
水中映着这樱花树满岸,耳边是鸟儿啁啾,不远处山峦层叠。这风卷残云后的世界里唯一的一处蓝天倒流进大天狗眼里,和这河一样蓝,不知要延伸去哪里。现在这世界,竟还有如此美丽的地方?然而,大天狗却无暇顾及。一只鸟飞过来,在这平静如斯的河面上轻轻点了一下,水面荡漾开来,转而平静。大天狗静静地看着水中的这张脸因水波而变得破碎,又一点点变得完整。
他很想骂黑晴明,但是知道自己没资格。他看着水中这红脸鹰鼻,白发皱纹的倒影,这张面具,戴了这么多年,第一次觉得如此丑陋不堪。他摘下面具,丢向一旁。水中映出他那清俊非常的脸,像是经过了神的精雕细琢。
然而,原来这么好看的大天狗,现在只想死了。
他茫然地望着河面,“呵呵”,他冷笑一声,“你有什么资格恨黑晴明?”
他想了很久,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被冠上了“杀了自己主子”称号受众人嘲笑的妖罢了。一直追随的大义原来从来都没有生路,最后还是被自己亲手毁灭的,这太不像他大天狗了。
就算他现在看得很清楚,自己是谁,想要什么样的大义。然而现在,大天狗眼神落寞了下来,谁还会需要他呢。

河底。
“这竟然是大天狗!”一个肤色淡青,手摇折扇,身姿翩翩的大妖看着面前的“镜面”不禁惊讶出声,“大天狗竟是这副模样!”他身披蓝色大袍,轻轻用腰带系住,微微袒露出胸前的一片“春色”,他身材很好,胸脯挺拔。白发带髻,颈间围着一圈毛领,里面似有鱼儿上下跳动,他丹凤眼的蓝紫色眸子里闪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这里显然是一副平和的景态,这里就是荒川河底。
而这个男人,是这里的主人,也是这条河的主人,荒川之主。
这“镜面”是荒川之主的秘宝,用水凝成,能反映河上之景,平日里会映出河上倒影,而荒川需要的时候,能看到平安城的每一个角落。
而现在,这镜面上映出的是大天狗那清俊绝伦的容颜。荒川已经看着这镜面很久了。他静静地看着大天狗脱下面具,然后这样左脚前伸,右手撑在弓起的右脚上坐着,时而自言自语。映在这垂直的镜面上,他似乎在与荒川对话。大天狗坐了有多久,荒川就静静地看了有多久。看了这么久,荒川是好奇,但他要承认,有一部分是吸引。
这镜面上的水滴因被凝成了水冻上下伸缩翻动着。从远处看,像在这河底一样深蓝静谧的府邸里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墙,虽是晶莹透明,但不知道后面会有什么。
“主人!”一个急促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安静。
镜中已没了大天狗的影,荒川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“似有一妖跳入了'寝宫'中,他还有一对黑色的翅膀!”